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朋友

昨天作了一个梦,梦见了我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--胡栋杰,梦境是如此的荒谬,我只依稀记得他抢了我的女朋友,我们反目为仇后来我就记不得了。
那么多年了,怎么我突然会梦见他,我不禁索然,也感叹梦境的神奇,莫非是我潜意思里还存在他的影子?要不是我们的情谊还没有断吧?或者说我还有许多还不了他的人情吧。
4年了,4年来没有了他的音讯,不知道他现在好吗?境况怎样?在他去温哥华的前几天,我开车送他前往他老婆家,很多东东,家具什么的,路上我们话很少,比以往的他少了许多,或许大家分开时间长了,也找不到以往“哥们”般的感觉,也或许是我怕欠他更多的情吧,我尽量不问及他出国的事----哥哥曾说及他出国的事:“混好了,别忘了帮帮我这兄弟”----我也怕被误以为我阿奉他,总不能让他为难吧,我想,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,尽管我欠他的人情很多很多。帮他搬完家具,他问我多少钱?我笑笑:“你认为我会要吗?”回来的路上我加了50元汽油,便还了车。
他是个颇有头脑的人,从高中以后我们就考到不同的学校,他在市重点中学,而我呢,则是一所很一般的高中,他成绩不错,高中时还经常到他家温习功课,吃他家的饭,在他父母面前我总是很拘谨--穷人家的孩子嘛就是那样,怕弄坏人家的东西,怕欠人家的情太多,从小我就是自尊心旺盛确没有资本抬头的人,“欠人钱好了,空人情难还”的却是这样的,那时的我身边没有什么亲人,过年的时候,我甚至到他家吃过年夜饭,现在想来他家对我真是恩情深厚。在他上大学的日子,每周到他外婆家都会弯到我家逗留片刻,聊聊情况,抽支烟,我也会不时地买些冷饮小吃什么的叙叙旧,和他逛书店cd摊什么的,他想买的东东我都会冲过去帮他买单掉,还有,他还会时不时地带他的女朋友到我这来,我当然也会尽“地主之宜”把我仅5.8平米的阁楼让给他,我珍视之为兄弟,最要好的朋友。我试图无声无息默默无怨的偿还他从我小时候带给我的人情,虽然那代表不了什么,但好歹让我心安理得了许多。
其实他也是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人物,当我从“小山沟”来到这大都市第一个认识的就是他那时我五年级,我住3号,他住5号,一墙之隔,又是一个班级自然我们就成了好朋友,小学的他高高瘦瘦的,因为有哮喘是我们班上仅有的几个“病号”之一,他家条件不错,父亲在邮局人科长好像,母亲也有分不错的工作,而我是寄居在姑妈家,过着“寄人篱下”的日子。当然我们同在一个胡同里却过着天差地别的生活。
尽管如此,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还是很开心的,我们调皮过,每隔几周都会到新华书店去“借书”(实为偷图)到过地摊去“借”过武打书(那时武侠小说很是盛行),直到有一次我们双双被书店保安“掐劳”(逮住)叫我们家长来领人,才发誓下次再也不敢了。你还记得吗?我们一起玩弹子,玩“香烟牌子”玩“变形金刚”的日子吗?你还记得我们踏着三轮车在街上大喊:“当心当心,轧死了就没劳保了”?你好记得吗?我们在集市里大叫:“卖隔夜的新鲜牛奶了!!”,呵呵,想着你那俏皮而又憨厚的脸,我不禁陷入往事的遐想中。。。

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
如果你正承受不幸 请你告诉我;

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
如果你正享受幸福 请你忘记我!
[PR]
by Victor_bi | 2005-09-20 22:15 | 生活雑記